其實,這是一場很平淡也無奇的故事,擁有最平凡的開始與最平靜的結束。
但是,我知道這是一個OT的旅程,以及他的下一段旅程。

今天早上11:57,這一位大家並不是太熟悉的,我的生命歷史故事裡的老先生,我的老爹,算是安詳的離世了。

大年初二,本來是大家歡歡喜喜要回娘家的日子,今天我也是一樣,和我媽媽準備好要回去鄉下拜年。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來的很巧。
從除夕那天開始,他就不怎麼吃東西,本來他就是不怎麼能吃,都是我媽要把東西打得爛爛的,或是稀稀的才能灌他。
本來都好好的,就是到了除夕那天我哥說他覺得怪怪的,都沒吃東西。
昨天也是,但是有喝雞精維持一點體力。今天本來五點就應該要出門了,但是我媽說去看我爸時,發現他的眼睛一直都沒閉起來,就覺得怪,因為他平常睡覺都有閉眼睛,但怎麼今天沒有?
我媽還問他說你是不是要起床、有沒有要喝牛奶?我爸只飄了一個眼神過來給媽,就沒回應了。
我媽就想說,等晚一點看看他狀況怎樣吧,再決定要不要回去,否則她不放心。就等等等,其實我心裡有點不高興,因為我認為想的都很可怕!每天我哥跟我媽都是很愛想,我知道「想」都是反應式,當然像惡魔一樣可怕環繞不去,因此我心裡並不舒服,也覺得他們太緊張了但是後來就也還好,我並沒有很任性的就說要出門去還是怎樣,就安靜的在家看電視。
不過我想希坦是善良的,也是有表達的意志的,我爸為了要告訴我不要出遠門去玩,就用這種離體的方式來留住我,讓我很傻眼哪!不過,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樣想的。
我只曉得,今天早上我也想要確定一下他的情況到底如何,我也進了他房間去看看他,好像還滿正常的,我就握握他的手,跟他說一下話,他也有理我。他好像要跟我說什麼,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嘴巴裡,應該是氣管裡有東西卡住,我只知道他有在哇哇哇,後來我哥走進來,我就跟我哥說爸爸看到你眼神比較清楚耶~他就趕快去看他,也替他抽痰。
看起來一切都好,我媽十點半還去餵我爸牛奶麥粉,也有喝進去。怎知道了十一點,我在客廳看電視,我媽就走出來說「你爸好像不行了耶」我一開始還很生氣,我就說「想的比較可怕啦,你就一直想想想好啦」但是後來忍不住走進去爸爸房裡看看,我嚇到了。
其實我才剛進去我就偷偷倒抽一口氣--因為那種蠟黃的臉色是我從來沒看到過的,我真的嚇到了!但進去後,我只是試圖想要保持他的意識清醒,他有在這邊,我就不斷的使用身體溝通程序的方式讓他可以有點感覺。要等他回答我,我想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他眼神已經渙散,雖然可以看到我,也可以理我,但是他已經很難吐出半個字,所以我就摸摸摸,希望能給他一點我的身體的觸覺。

事情要發生的當時,我已經記不太得了,好像有點混亂,這要聽析以後才能還原現場了啦~現在很難還原圖片。
總之就覺得不對勁,我媽說好像沒呼吸了,我們去摸他,發現還有一點微弱的脈搏,我就去摸摸他,我哥就要打電話。後來我媽打了電話到一一九,南勢角消防局就派救護車來,在車上也有對我爸弄呼吸器,其實他都還有脈搏心跳,只不過逐漸微弱。到了慈濟醫院的急診室之後,所有的數值都成了零了。醫師護士在急診室真的很吵,我很想大叫叫他們閉嘴,但是我已經ㄍ一ㄥ的很ㄍ一ㄥ了。所以我叫不出來。
後來我媽知道急救是要幫他做電擊,我媽就跟醫生說,那不要急救了。雖然我想要讓他被急救,因為我知道他是懶惰的老人家,他其實又怕痛,被刺激一下一定可以好的。但是又想到在救護車上,醫護人員試圖使用電擊片急救,但是機器都一直偵測不到,說請重新插電或是放入電擊片,我哥就說應該是我爸叫他們不要弄啦。他真的怕痛。
媽媽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看了老爸的BODY最後幾眼,也對他可能還遺留在體邊的THETAN說些話,就往慈濟醫院的地下室往生室去了。

也許對我媽來說,死亡在她的這一生裡已經不是第一次的打擊,或者說他習慣或是麻木,但是他還是會有反應,再刺激吧!她今天中午忘記拿降血壓藥來,我們就先讓哥哥在助念室助念,我先陪媽回家吃藥。
再回到醫院是兩點多,在這段時間遇到的葬儀社的一些人員,讓我堅定了如果以後我實習或是我走社工,我絕對不會讓這些葬儀社在那裡一直用他們的角度在談事情。就算是和慈濟醫院簽約的生命禮儀社我也認為要以家屬的心為重。

在助念室裡不斷的助念約七小時,阿姨舅舅他們都趕來了,阿姨也聯絡了他對面的禮儀公司來接手。
我只能說在助念室裡,看見爸爸被往生被蓋住,其實我多希望我有看到他的身體是會動的,有一點呼吸的,這樣讓我知道他其實還可以活著的。因為我一開始就覺得不試著急救看看那裡知道結果?但是後來想想,既然到院的時候都已經是零了,那應該也就沒有了吧。

總之,經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就前往第二殯儀館,我親愛的老爹的身體要被冰起來了。
填寫完爸爸的基本資料,禮儀公司與那裡的人就一同把爸爸推進去冷藏室。他被包在一個很大的拉鍊袋裡,然後我們跟著進去,也呼喚爸爸要一起跟進去。當我看到他要冰的地方是最高那一個,我心裡就想果然長得高的人要在比較高的地方。進去了以後,我就看著那個BODY就被關起來了。他教我們不要回頭,我們就不回頭的往前走出門口。
至於之後的儀式,我就只想著那是儀式,至於到底是怎樣我也不曉得啦,反正就照做吧!雖然老爹生前也不信宗教也不怎樣,不過誰知道他那個THETAN是如何呢?
回到家,已經十點了,真的很累,也辛苦舅舅阿姨們了。

以前從沒有想過這種事會這樣發生,我連想都還來不及想就發生了。
不過這讓我的生命有了另外一個不同的體驗。是那個大會裡面說呢?說去經歷就會擁有?類似這樣的話。
我想有過這種經歷,就知道這樣的事情,也可以有一種不同的體驗。

逝者以已,精神個體要去下一個旅程了,他會重新開始;來者可追,我們還在身體裡的THETAN們要更加努力,生活的更好。

波波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