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分類在花間集,是因為寫下這篇所發生的事情是不太理性的。

我不太知道我應該負什麼責任,我只知道我也應該努力告知,做到義務以及想要幫他的心理。但是我不知道我自己不是當事人,我要怎樣去挑剔她現在正在過的生活。我自己無法想像每天沒有做別的事就只有當雕像,而且又得不到充分歇息的生活是什麼樣,我自然也無法去要求什麼。
在我眼裡,我希望的是健康平安,其他是可以在之後去做要求的。在這個地方不到一個月,他是不是也很陌生呢?
這篇我完全不想去想其他的論點,雖然我知道許多的真實性與狀態、理論,但我只想要說在某些狀態我們也會是個平凡人。當被輕觸到,也會有漣漪。

既然是獨立的個體,我應該做些什麼呢?除了支持還有別的嗎?難道我可以取代或支配他嗎?就算是親密關係又怎樣?難道我可以為他而活嗎?

就這樣,我想你應該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本來我們就該未了生存一直奮鬥。但至少現在我看到的是,他現在看不清楚一些東西,畢竟妳也沒有看過哪個官僚體制內你發現得到真善美。我會加油,只不過這九天他不會回來。


完畢






波波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