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首都握罐,終於過了~開心~
所以我下午又回家去要跟我媽談我回學校的事情。
我一直在引導,我也一直用情緒等級,我還是第一次不怕在公共場合用情緒等級耶
~
之前我會覺得這樣太激動,而且我會容易反應式,但今天在麥當當,我就真的有生氣,我提高他的
1.1到他也生氣,然後我就公開敵意,然後他就無聊了。也剛好他無聊,他就說他要再想想看同意書的內容,我媽也幫我爸去買午餐了。

回到家,我當然繼續,我念資料給他,並且不斷教育他,跟他說在別人背後放箭是很不對的。雖然我有舉例給他,也有問他如果是他自己被中傷會怎樣,他就回答我,那是不可能的~我就覺得很點點點。後來我還是不斷的提到這個部分,結果我上班就遲到了@@

晚上回家,我一樣繼續問我媽,我問他他有沒有記得我跟他說的話,有沒有聽進去。我第一件事情先跟她說的是同意書的事情。我告訴他,他可以不要同意山達基沒關係,可是重點是這次回學校是我自己的選擇,因為我知道我要做什麼,所以我選擇我要回到學校。因為我知道我要做更多的幫助,所以我選擇回到學校去,只是我會去傳播山達基跟戴尼提的技術給更多的人而已。但是我媽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他就是說,如果我要這樣他覺得我回學校也沒有意義。但是我還是跟她強調,這對她對我都好,第一我完成學業有文憑,第二是我真的做我要做的事情,我去幫助。他就說隨便你啦~我說那不是你的真心話,他又說我沒辦法啦~你要怎樣隨便你阿~我就回他說這不是你的真心話。我接著講,重點不是我去山達基,而是我回去學校並做我要做的事情。你可不要同意山達基,但是你對於一個人或一個團體你根本就認識不清你就中傷他,這樣多傷人!我只是想告訴你,今天不管是誰,你在沒證據的狀況下就隨便誣陷別人,這樣真的是在做壞事。為什麼慈濟會被人家誣賴說他們斂財?他們是劫貧濟富阿?因為他們也是被有心人中傷阿~明明人家就在做好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為什麼就是會有人去放暗箭呢?那就是因為有人去中傷毀謗他們。今天山達基也一樣阿~他做的事好事,可是卻被不瞭解的人們去毀謗中傷,所以才會有人這樣攻擊山達基阿~但是你覺得這些做毀謗的人做的是對的嗎?

跟她講了半天,他依然堅持他會繼續去放箭,這時我的反應式真的發作了~我就發狂把雨傘拿起來摔,我也不管旁邊有麵攤的人在吃麵,我就說你還要繼續去放箭嗎?我說你這樣等於是在傷害我,你再把我的生存摧毀~他就說他會一直去放箭的,他還會拿資料去給別人看~我就真的火大了,我就發飆說你一定會後悔~你想這樣做你就去做阿~你一定會後悔的~你毀了我的人生,你就去毀阿~你喜歡我過的不像人你就去阿~你一定會後悔。我就走過去站在馬路中間。我就根他說,你去放箭阿~你去阿,你這樣等於是要我不活下去,你要放箭你就去阿~他就走過來,我就說,你幹嘛過來,你也要過來阿~這是我的事情阿,你幹麻過來?你不要管我就好啦~你就去放箭阿!達到你的目的阿~後來他往前走了,我還是停在他前面的路中間,後來有一台大台開過來,我就把我媽抱過來,避免他被刷到。我就根他說,那是因為我很愛你,我為你好我才一直告訴你你做的什麼事情耶~如果你不是我媽,我幹嘛要這麼努力讓你知道,我管你去死咧~就是因為你是我媽,所以我才一直這麼努力用力跟你說。我就只是要你知道,把事情做對而已。我不能看著我媽一直在做傷害的事情阿~

後來他就根我說,他不放箭了啦~我就問他那你要不要收回你說的話?他一開始說那說出去的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我就說,你只要很簡單的跟她們說,我講的都是亂掰的,好或不好你們自己去判斷。但是我後來想想這樣好像不太好,我就說,那你最簡單只要講兩句話,就是你跟她們說山達基好或不好你們自己去看看,我說的那些只是我的想法不是真的看到的。這樣,應該算是有修復到了吧~我不知道我媽可以怎樣做修復,可是這應該是一個很中性把話收回去的方法,又不會讓我媽覺得他是低聲下氣認錯,而也可以讓別人知道那只是我媽偏頗的想法而已。因為重點現在是在PTSA,所以我也不是很在意同意書這件事情。至少以後有畢業,他也不能要求我什麼了。

真的,需要有很大的面對與勇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波波媽咪 的頭像
波波媽咪

小雞波波&馬麻的日記

波波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