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就已經快要可以去高雄了,卻在昨天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就沒有辦法出去了。我最擔心的事情一直發生著,而他就這樣發生了。PTS A型。一直都是如此。我試著讓這一切是保持在一個很好的水平,一個平衡,可是我媽根本就耐不住性子,他打破了這個平衡。我又再度成為那個身邊有所壓抑者去壓抑成為山達基人的親密家人的人,我又變成這樣了。當我寫下了發生的事情以後,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我寫不下去了,我只知道我跟我媽一直在同一些主題上打轉,而他並不打算回應我。他說我們沒有什麼好溝通的。當我知道我又再度變成處理PTS的時候,我真的眼淚又潰堤了。上一次我做這件事情,是KEVIN還在的時候。我的職員一級KSW就差星級查核,可是那時因為我休學而天翻地覆,到了我被送品格然後處理,長達好幾天的PROGRAM。現在又來了,我心裡的感覺就只是:為什麼又來了?我到底要處理幾次阿?姣璇跟我說要真的把資料讀進去,我心裡的感覺就只是說:我有沒讀進去嗎?我之前那麼努力去讀一大堆PTS/SP的資料,我沒讀進去嗎?這次還要再次,我其實感覺有點受不了。可是我雖阿,我是PTS。現在我PTS,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我一路順風法用不出來,我情緒等級TR都跑光光。我幼稚鬼。我的心真的好刺痛,我想就算我失去親人愛人也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痛苦!我的心被撕裂了,那種我知道我是PTSA而且其實不應該繼續接受山達基服務的人,但是我希望我可以繼續的學習下去,繼續在中心幫忙下去救更多的人,然而媽媽在後面扯後腿的人,讓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今天讀了一些規章與資料,「為什麼人們要攻擊山達基」、HCOB「山達基的批評者」、還有依篇什麼隱藏標準的。看完之後,我瞭解到所有會對山達基批評的人是因為他們做過什麼越軌行為,或是他們有犯過罪(我想這裡指的是所有山達基裡指稱的輕罪與重罪)因為他們有做了什麼,他們怕被山達基這樣的團體揭發,他們怕被看到,所以大力的去排斥壓抑山達基與其相關的人。它說道因為人們會良心不安,所以他們要攻擊山達基;因為人們知道自己做了越軌行為的罪,但是怕被揭發,所以他們不斷的批評。今天我跟我媽說了規章裡教我們的方法,但是我真的很沒有辦法接受,我一開始的時候看到我心裡想,他是我媽呀~你要我怎相信是因為他良心不安呢?你要我怎麼相信因為他做過什麼而要打壓山達基與我呢?但是我今天真的就這樣跟他說了,事實證明他的確有做過什麼,只是他沒有說出來。因為我問他的時候,他救被我問到說不太出來,這就代表他一定有做過什麼壞事,要不然他可以一直跟我說他沒有做過越軌行為,可是當我問到他某幾個的時候他就沒有回答我了,他迴避我。這代表真的有鬼。雖然我不相信,可是今天已經講出來了,我發現講完真的有一種「揭露」的感覺,有點輕鬆,但也有點惆悵。畢竟他是我媽,這個刺激的事實,我一點也不想接受。唉








    全站熱搜

    波波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