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雨城 。

總是在天暗了以後,想努力洗去城市一天的鉛華 。但或許是台北已經積重難返地習慣夜貓生活,時間越晚,燈光更加閃爍,八光十六色旋轉,甚至還有科技的雷射光影炫技,在歸途的人們,迷惑,失落 。

抬頭望,天空有的是單調的大塊烏雲,或者出現些許空間似乎藏著像老王他想要的自由,但視線一轉,馬上就掉入陷阱,忘了自己曾經渴望的純真是什麼 。

而雨聲總是像緊箍咒,打醒無法入睡的人們,他們多希望雨點像溫柔的搖籃曲,不過擦拭過宇宙污塵的淚水,好像更沉重的令人窒息,只能讓人孤坐床沿,繼續與失眠奮戰 。

雨水還持續下著,但再怎麼華麗叛逆的城市也終該入睡 。凌晨四點,有點星藍色的床被舖蓋已呼呼大睡的台北,清道夫刷刷的掃地聲響是清脆的搖籃曲,呢喃著,在亮晃晃的白日,看著另一個世界,人們開始庸碌,但總渴望夜深後那反骨的放肆 。夜雨,笙歌,酒池肉林,還有一絲被故意遺忘的真實,夢想,堅持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波波媽咪 的頭像
波波媽咪

小雞波波&馬麻的日記

波波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